Resign

刘哥在上:
承蒙不弃,招至麾下,当庭鲤对之经年,耳提面命之有时,惜天资愚钝,未解深意;生性顽劣,难驱入里;况开发组上下,唯仰刘哥之鼻息,大树之下无异枝矣;黄钟瓦缶,任凭乡愚而杂鸣。虽晚辈后生,亦知陈力就列,不能者止;知人善用,各有不同。奈何才薄而任重,学浅而贪多。今请辞去,散作鸥鹭。念及往昔,感激不尽。虽日后不同司相处,若有所及,力所能及,在所不辞。
阿拉丁顿首
参考嫂子辞职信 @当时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