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wp7概念图

美国科技博客瘾科技今天披露了诺基亚Windows Phone 7概念手机的图片。
概念图诺基亚wp7
图片显示,这款概念机的外形介于诺基亚N8和C7之间,拥有黑色、紫色和蓝色三种背壳,搭载微软去年年底推出的最新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 7。
诺基亚昨天宣布与微软达成广泛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其智能手机上主要使用WP7平台。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同时宣布,两家公司的工程师们已经在一款诺基亚WP7手机上“花费大量时间”。
文/新浪科技
来源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34541.htm

美国科技博客瘾科技今天披露了诺基亚Windows Phone 7概念手机的图片。图片显示,这款概念机的外形介于诺基亚N8和C7之间,拥有黑色、紫色和蓝色三种背壳,搭载微软去年年底推出的最新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 7。
诺基亚昨天宣布与微软达成广泛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其智能手机上主要使用WP7平台。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同时宣布,两家公司的工程师们已经在一款诺基亚WP7手机上“花费大量时间”。
文/新浪科技来源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34541.htm

蜘蛛纸牌(高级)攻略秘籍技巧

zhizhuzhipai
玩蜘蛛纸牌的技巧,蜘蛛纸牌秘籍,蜘蛛纸牌攻略

1、开局要选好,如果一排也开不了,这局机会就不大了。
2、发了三次牌以后,整个牌局应有点样了,如果还是乱乱的,就是开局没弄好。
3、顺牌过程中,感觉位置比较理想时,可以适当保存,成功率会提高不少。
4、相同花色的有机会就弄到一块,有时可能就差一张牌的位置。
5、尽量把牌压在一排上,长一点没关系,有时可能会四、五十张。

1,一开始要很贪。发第一张牌时尽量叠牌,把底下的牌都翻出来,并力求挖一个空位出来。深挖洞广积粮呀!
这样你才能站得高看得远,才能运筹帷幄,才能先发制人,才能暗渡陈仓!
2,后面不要太贪。不要太有洁癖,别看见可以叠的牌就屁颠屁颠去叠了。
  要眼观八路耳听四方,多看看,能消的先消掉再说。剩下就会好办一些。贪得无厌只会断送全局。
  我以前经常把很多牌一队一队的理顺了,但是没法消。
3,要尽量留后路,不要只顾眼前爽快,把各种花色的牌都乱七八糟叠一起了,到时候叫你死得好看。   
4,无论如何不能让KQJ这种老大级的牌挡在前面,要把他们解决掉。(消掉或搬到空位上去。)
5,在发最后一张牌之前冷静理牌!切忌悲观绝望轻易放弃。

要让堕落的投入有产出!

小时候觉得高级(四种花色)获胜极难,试了几次就撤了,这几天买了新电脑,在卸载游戏之前又进去逛了逛,真没想到才玩儿了几个小时胜率就过半了。

1.最重要的一点,要有极大的耐心,平心静气地去玩儿。只想练手快的话可以去玩儿纸牌啊扫雷啊啥的。一局游戏的时间很可能会超过一个小时,如果心浮气躁的话会做出很多错误决策。

注:由1可见,反复开局没有任何意义。开局后第一次发牌之前可能只能翻开很少的牌,但发牌之后可能马上就柳暗花明。而且反复开局的话,胜率是不可能过半的。

2.尽量把最混乱的情况集中在两列。本来想写一到两列,但玩儿过的人都知道,一列是不可能的。这样做的好处是,如果每列的混乱程度都差不多,很快你就会陷入无法移牌的状态,但如果有一到两列特别乱(牌数密集到根本看不清每张牌是什么花色,甚至看不清每张牌是多大,必须点右键才行的地步),其他的列相对来讲就规整有序得多,因此你在剩下的列数当中移牌的时候就有很大的施展空间了。当然除了这两列之外,其余的几列也不可能做到完全的有序,这只是一个战略目标,做到什么地步有运气的成分,没必要有特别的洁癖。至于选择哪两列牺牲掉,不要急于事先决定,一般是开局之后第二次发牌之前或之后就能看出有两列牌“没救”了。不用担心这两列牌会成为你的累赘,因为如果你用好这个策略,当你有三个空列的时候,不管这两列有多乱你都已经必胜,需要的只是耐心。

3.如果2能做到,就有可能出现空列了。蜘蛛纸牌中的空列和纸牌不一样,什么牌都能移得上去。空列是极其重要的,要善于运用空列把剩下的牌堆倒腾得越有序越好(如果不精于此道,请深入研究汉诺塔和空档接龙)。一般来说,如果开局之后第四轮发牌之前能出现一个空列,就很有希望获胜;如果任意时刻能出现两个空列,就很有把握获胜(取决于你剩下的牌堆混乱的程度,如果都太乱了还是有可能挂的);如果任意时刻能出现三个空列,则不论剩下的牌堆有多乱,必胜。

注:由3可见,当你面临如下两个选项的时候,永远要优先腾出一个空列!选项1:让两组连续的同花色牌合并成一组,但合并之后没有任何空列;选项2:把两组不同花色的牌堆在一起,赢得一个空列。因为有一个空列之后,善加利用,你可以多次地将连续的同花色牌合并。要将空列一直用到现有的空列数不能将任何同花色牌合并,再将其填上准备下一次发牌。

4.M是极其没用的一个快捷键。M给出的策略一般都是很差的,如果永远相信M,初级还能过,中级已经必死了。到了高级,M给出的策略是如此的糟糕,以至于除了极其明显的情况没有任何参考价值。M经常会显示说无法移牌,但事实上如果仔细地检查一下每列,发现这是通常还能将若干连续的同花色牌合并的,只不过策略的第一步不是那么明显。至于怎么锻炼眼力,有人给出的建议是用Ctrl+Z反复试验,我认为这十分不可取。正确的修行方法是多玩儿空档接龙。我以99%的胜率(100%的胜率说明没玩儿过-1、-2或者作弊,没意义)玩儿过几千盘空档接龙,所以这方面不存在问题。这个键只用来实在懒的时候看看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移牌方式。

5.Ctrl+Z是极其有用的。我小时候觉得高级难过,就是在这方面失策——觉得Ctrl+Z是作弊行为,坚决不用。事实上在下面这种情况下,善用Ctrl+Z可以使得结果非常不同:你没法通过空列把连续的同花色牌合并,但有多个牌堆是有序的,你有办法移动之翻开看到底下的牌,你想知道把哪个牌堆翻开对你比较有利。这是正确的策略是,把每个牌堆都翻开看看,挑选结果最好的那一个。

最后回到1,也就是最重要的耐心问题。玩儿到后期,通常你会有空列,和不小于两列的极其混乱的牌堆,这时候你需要以极大的耐心分析每个牌堆,如何运用空列将其变得有序,每次格局变化之后还要重新分析,这是最花时间的部分,也是决定胜负的部分,也是这游戏的有趣之处。

达沃斯论坛上对中国”新星”的“热议”和“冷观”

达沃斯
达沃斯镇小舞台大,每年都有世界各地的重量级“演员”蜂拥而至,在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的“编导”下,上演“头脑风暴”大戏。

舞台上,有位“新星”因为表现出色,近年来名声大噪,这就是中国。

在刚刚谢幕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中国又一次成为焦点。然而,声声“热”议中,中国应该立身何处?

或许,一种“冷”的淡定心态值得提倡,因为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对此保持清醒的自我认识十分重要。

双向关注

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首次结缘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而论坛出现“中国热”主要是本世纪的事情。

2007年,记者首次报道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当年的主题为“变化中的力量格局”。按照施瓦布的解释,所谓“变化中的力量格局”,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中国和印度等国的发展正在改变着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格局。时任世界经济论坛亚洲区总监李·豪厄尔当时就说,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令全球瞩目,对中国的关注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事实证明,在随后几年里,虽然全球经济先后经历了美国次贷危机、国际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达沃斯论坛的主题也在不断变换,但论坛的中国热一直持续升温,中国领导人在论坛上的发言常常引发会场“爆棚”,一座难求。

伴随着中国热的持续升温,达沃斯论坛在设计议题时更加注意纳入中国元素,各类中国话题备受关注。例如,今年论坛就把首场活动命名为“洞察中国”,并举办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周年活动。

一方面,达沃斯论坛对中国的关注度不断增加;另一方面,论坛上的中国面孔也越来越多。据论坛工作人员介绍,从报名情况来看,今年中国与会者人数再创新高,是10年前的5倍。

达沃斯与中国,因而呈现出一种双向的关注。而从中方参会情况来看,与往年相比,今年最大的不同或许就是民间参会者数量大增,并且在论坛上频频发声。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郇公弟)

宇宙的诞生和灭亡

我们现在知道宇宙是由大爆炸产生的,它实际是由一个巨大的黑洞(密度无穷大,尺度无穷小的奇点)爆炸而产生。它现在正在高速膨胀。有些天文学家正在计算它的临界密度,以此来判断宇宙最终会不会停止膨胀而收缩。普林斯顿大学的狄基教授认为:“宇宙不可能只有一次大爆炸,宇宙是处在一种膨胀收缩再膨胀再收缩类似震荡的过程中”。显然这个观点是不太确切的,宇宙在大爆炸初期它的密度一定大于临界密度,但随着宇宙的膨胀它的密度越来越小,最终密度一定远远的小于临界密度,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使高速膨胀的宇宙停止下来。
从观测中发现了那些遥远的星系都在远离我们而去,离我们越远的星系,飞奔的速度越快,因而形成了膨胀的宇宙,而且每个星系正在加速飞离,这就说明我们的宇宙外有更多的物质在吸引它们。那么我们为什么看不到宇宙外的一切?那是因为宇宙大爆炸时产生的能量淹没了一切,正如白天的阳光淹没了星光一样。
不论是霍伊尔“稳恒态的宇宙”,还是勒梅特、乔治.伽莫夫所认为的:“宇宙是由唯一的一次大爆炸而产生的”,还有一些科学家认为:“宇宙大爆炸是时间和空间的开始,在此之前什么都没有。”显然他们的观点都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没有认清宇宙的实质。宇宙实际就是黑洞吸收的物质达到宇宙势能时(宇宙势能=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和能量)而发生爆炸产生的。
前面我就说过:宇宙正在加速膨胀,说明我们的宇宙外有更多的物质在吸引它们。假设我们的宇宙膨胀的某个方向上正好有一个接近宇宙势能的黑洞吸引着这个方向的星系,这个方向的星系被这个巨大的黑洞俘获,使这个巨大的黑洞达到宇宙势能而产生大爆炸。如果我们银河系不在这个方向上,界时我们银河系可以看到一个新的宇宙诞生和发展,而他们看不到我们银河系,因为宇宙大爆炸时产生的能量淹没了一切,他们在这能量之中。
每个星系中央都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吸引着数以亿计的恒星以及它们的家族(如太阳系)在围绕其旋转。这些黑洞都有可能成为宇宙的种子,太空中有大大小小黑洞数以亿计,这么多种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开花结果。我们的宇宙一定在一个更大的空间中,这个空间肯定有许多宇宙并存。它们的膨胀会使它们某个方向上的星系先后与不同的宇宙星系碰撞在一起,这些碰撞在一起物质,由于引力作用最终发生坍塌,产生巨大的黑洞,当这个巨大的黑洞达到宇宙势能时,将产生大爆炸,一个新的宇宙诞生了。这正如向池塘里扔几块石头一样,他们的波先后都要碰撞在一起,因此产生新的宇宙也是必然的。
宇宙就是这样诞生、灭亡而生生不息的。
宇宙大爆炸

全球IPv4地址仅剩最后5个A级地址块

网2月1日快讯(记者 沈阳) 随着时间的指针指向2月1日,目前可以分配的最后7个A级IPv4地址块(每个A级地址代表1677.7万个地址)中的2个又被申请走,余下的5个A级 IPv4地址块就由负责全球IPv4地址分配的机构IANA(全球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平均分配到全球5个地区的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简称:RIR,亚太区 是APNIC)。

换句话说,亚洲太平洋地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可以向APNIC再申请的IPv4地址总数,不会超过1677.7万个地址。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1年1月26日,全球IPv4地址分配最多的国家的拥有量如下:

1、美 国:1524677888个(单位:/32,下同)

2、中 国 : 292395776个

3、日 本 : 187283712个

4、韓 国 : 103940608个

5、德 国 : 91639800个

6、英 国 : 82271368个

7、加拿大 : 79552512个

8、法 国: 79367776个

9、澳 洲: 48437248个

10、巴 西 : 42337792 个

(资料出处:http://trace.twnic.net.tw/ipstats/statsipv4.php )

而在2011年1月26日,全球IPv6地址分配最多的国家的拥有量如下:

1、巴 西 : 65728个(单位:/32,下同)

2、美 国: 15579个

3、日 本 : 10876个

4、德 国 : 10478个

5、法 国: 8529个

6、澳 洲: 8408个

7、韓 国 : 5211个

8、意大利: 4199个

9、台湾地区: 2322个

10、波 兰: 2155个

11、英 国: 1346个

12、荷 兰: 710个

13、中 国: 402个

(资料出处:http://trace.twnic.net.tw/ipstats/statsipv6.php )

可以看到,中国拥有的IPv4地址数量位居全球第二位,有2.924亿个,然而目前申请IPv6地址的数量却仅仅有402个/32单位,数量 位居全球第十三位,仅仅是台湾地区17%,而目前分配IPv6地址政策是,只要ISP拥有多少IPv4地址,IANA(通过APNIC)即可免费配给同等 数量的IPv6地址。从实际情况看,中国的ISP对IPv6的热情还很冷淡,这对我们这个号称全球上网用户第一的国家,明显不相称。

我们今天大家熟悉使用、有40多年历史的互联网,传输和定位用的数字门牌号标识—IP地址(第四个版本协议,英文简写为IPv4)已经分 配了40多亿个,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APNIC)首席科学家杰夫·休斯顿(Geoff Huston)预测今年9月25日之前亚太区最后1677万个IPv4地址就分完,那时就再也找不到IPv4地址了。

IPv6时代已经迎面而来,我们准备好了吗!?

文章来源: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33804.htm

天朝v5(转自IPC小X)

DropBox 目前在某国大陆已经不能访问了,原因你懂的。推荐大家更换使用 SugarSync,一款免费、中文、支持多文件夹的同步服务!或者就只能使用代理或VPN继续使用 Dropbox 了。

中华民国九十九年五月十日,就是 Dropbox 君遇害的那一天,我独在墙外徘徊,遇见推友们,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 Dropbox 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们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很多人都是听先生的推荐才知道Dropbox君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用过的网络存储服务,大概是因为功能和速度的缘故,甚少使用,更不会推荐给他人,直至遇到Dropbox君,在这样的生活中,毅然将Dropbox放入我电脑“启动”组里的软件,这几年来就只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放在Dropbox里数百兆的工作和学习文档都再也无法访问,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五毛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2012还有两年,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无数被害网站之中,Dropbox是我的最爱。一个划时代的云存储服务,我向来是这样评价她。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无良网站,而是一个无辜被封杀的深受网民喜爱的服务。

Dropbox的名字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Gmail的一封邮件里,我的一个好友发邮件推荐我注册这个服务,就是Dropbox;但是我注册后发现需要安装客户端,令我踌躇不前。直到后来,越来越多的朋友发来邮件邀请我注册,才令我感到诧异,这到底是个什么服务,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后来一个好友告诉我,说:这就是云存储服务。其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服务能实现多台电脑上文件的自动同步和更新,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为了同步文件,无论如何也需要用U盘将文件拷贝粘贴,总有些麻烦,而使用Dropbox竟然可以自动完成这所有的更新操作,实在节省了我大量的时间,于是我使用Dropbox的时间就多了起来,直到将其加入“启动”组,成为我电脑必备的软件,虽然中途也见过微软的Mesh等同类软件,到总觉得速度和性能Dropbox最优,直到昨日Dropbox突然被害,才发现在我的记忆上,昨日的Dropbox就是永别了。

我在十日的早晨,还发文章向网友推荐Dropbox,并分享了阮一峰翻译的“Dropbox的创业经历”的PPT;下午便得到噩耗,说Dropbox居然被封杀,连https都无法访问,而客户端一经退出就再无法登录。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的 □□□□,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工具软件Dropbox,更何至于无端在屏幕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访问Dropbox出现的“连接被重置”的错误页面。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封杀,简直是定点封杀,因为所有包含 dropbox.com的链接都无法打开。

但现在□□□□就有令,说她是包含“有害信息”的工具!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是被“海外敌对势力”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Dropbox,是一群年轻创业者的创新之作,深受用户欢迎,依靠使用者的口碑传播而获得了数百万注册用户,一个网络存储工具,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结果。但竟在中国遇害了,先是其文件分享域名dl.dropbox.com中弹,已经使得用户分享的文件无法从网上访问,只是 Dropbox客户端还没有便死,同时使用https的方式还可以访问,但是现在dropbox.com的域名进入了黑名单,IP地址也被封锁,这两种方式无疑是致命的,Dropbox终于是死掉了。

始终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网络存储工具Dropbox确是遇害了,这是真的,有“连接被重置”的网页为证;沉勇而友爱的Twitter君也死掉了,有她的网页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Google君还在香港的医院里呻吟。当三个深受网民喜爱的工具网站从容地转辗于□□□□所发明的防火墙包围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宣称“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的夸夸其词,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不作恶的网站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Dropbox君

发表于民国九十九年五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