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拾遗(2014年12月31日四爷爷口述历史整理)

我的曾爷爷那一代(清末)曾是老家当地的富有人家,有40余亩地分布在现在朱家庄穆家庄和荆塘一带,平时会雇人来劳作,也就是小时候课本里的短工长工之类。先简单介绍一下爷爷这一辈的兄弟姐妹,有兄弟4个,姐妹3个,我的大爷爷年轻时死于意外,无子嗣。二爷爷是知识分子,后面详述。老三就是我的亲爷爷,2002年,他87岁时,因食道癌离世。四爷爷如今93岁,身体健康,一个半月前刚做完第二只眼睛的白内障手术。大姑奶奶嫁给了一清苦人家,可怜一生。二姑奶奶嫁到了县城,他儿子也就是我表叔曾是全国优秀教师,现如今桃李满天下,二姑奶奶晚年也算是享了清福,只是在我小学时就过世了。小姑奶奶今年89岁,抗战时期辗转来到上海,后在如今的三甲医院新华医院做护士,直到退休,做过多次心脏手术,并有高血压,身体欠佳,不过精神很棒,并无子嗣,不过有非常非常非常孝顺的继女和继子,都是上海本地人。对了,我能来到这个世界也要谢谢我的姑奶奶,
大爷爷的生平事迹已不可考,也无子嗣,暂时不计,以后也希望能多从四爷爷那边听些关于他的故事。
二爷爷是重点要记录的,他有4子一女,大儿子也就是我堂大伯,今年已经84岁,今年喜得重孙女,四代同堂(关于家族辈分,我只知道从爷爷那辈过来是“承,邦,家,泰”百度知道上看到一个问题,想必是我本家。四爷爷口述的历史还有一个,一朱姓族人因为持有家谱而被害[具体我还要求证,当时没有细问]),身体非常好。大爷爷的一生,跨越晚清,中华民国,中国三个朝代,最终在“新中国”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处死!据四爷爷说,大爷爷幼时在家念私塾,然后去的东坝念了小学和中学,然后考上了地址在镇江的一所警官学院(google未搜到相关高校资料,猜测应该是民国时期高校),在老家教书一年后分配到当地一个警署任职警官,最后升至乡长。众所周知,共党在49年“解放”南京,也就是在45~49年期间,我家所在地都是国民党的辖区,然而解放后,到了50年后,四爷爷说,共党开始大搞四项运动:1.土地改革,我家四十余亩地这个时候就只能呵呵了;2.镇压反革命,南京作为国民政府的首都,我猜测镇压反革命南京也是重点关照对象吧,每个地方都有些指标,一定要抓出多少个反革命分子才算完成任务。二爷爷由于做过民国政府的乡长,首当其冲便被当地镇压反革命的执行者抓了起来,四爷爷也被抓了,关了5年!!!这个后面再说。二爷爷被抓起来后,先是关押了5个月有余,后来我们村上一些有威望的老人一共15人联名上书要保二爷爷不死,因为二爷爷为人正直,从未与人结下仇怨,本以为这样一来二爷爷可以躲过一劫,谁曾想,本村的一个人(我某个小学同学的爷爷…)还有荆塘村等另外几个村的一些人一起作伪证(猜测是像现如今法院检察官公诉的场景),说我二爷爷在国民政府在职乡长期间如何如何害人如何如何作恶(我立马想到了那些手撕鬼子大片中的那些汉奸!),如此,二爷爷在这镇压反革命运动便成为老毛子大手一挥死去的千千万万“反革命份子”中的一员。我问四爷爷为什么他们要作伪证害死我二爷爷,他们良心上就过得去吗?四爷爷叹口气说,他们给共产党立了功,有每个月60块钱的补贴(每个月还是每年没记清楚,后面再确认)。我问四爷爷后来邓小平上台后各种平反,有没有给二爷爷平反,他说还平什么反,都没有人提这个事情了,大哥哥曾说过,爷爷那一辈是被遗忘的一代,或许能形容下他们的境遇。3.全国各族人民大团结,这个运动好像于我家来说好像并无影响。4.解放台湾,是的,50年的时候就说要“解放”台湾了,四爷爷当年也差点去了台湾,这个后面再详述。
关于我爷爷,他生于民国3年,他的历史我没多问,曾经从父亲口中听到些历史是这样的:爷爷年轻时有些霸道,力气大,爱和人打架,或许是因为家境不错有些吊儿郎当(父亲的描述我并不全信,他不是这段历史亲历者,不过这能够解释二爷爷和四爷爷都是知识分子而我爷爷是个文盲的事实,爷爷年轻时候的事迹,我还要向四爷爷求证)。日本人占领南京8年的时候,听爷爷说过贩猪被日本人关押一个多月。过了三反五反那些老毛子们造出来的运动之后,迎来了惨绝人寰的“自然”灾害,父亲生于1951年,他的幼时便是在这些令人发指的年代度过的。父亲不止100次的和我提起过一句话来形容饿字:“树皮都没得吃”。那时候家里7口人,成人劳动力只有爷爷一个人,奶奶身体不好,又有夜盲症,小孩放牛能挣一点点工分,大伯虽然年长一些,不过他在校读书挣不到工分还需要花钱,所以领粮食的时候总也不够。这自然“灾害”的时候,粮食更是不够了,有一次爷爷三天没有进一口粮食,我父亲他们这些小孩也只有一些麦麸之类的东西吃。长期没有进食,爷爷大腿浮肿,手指按下去一个大洞,再饿下去怕是要成为那3年里面“非正常死亡人数[陈奎德指出毛xx饿死了几千万人]”中的一员了,后来一个表亲因为在生产队的集体食堂里面做事,偷偷给我爷爷弄了些粮食吃,救了我爷爷的命。对了,我查阅维基百科发现,现如今的特权供应竟然是始于那个年代!2002年,爷爷罹患食道癌,我读初一,因为肿瘤阻塞食道无法吃下粮食离世。粮食最终还是要了爷爷的命,真想哭!这边,多说一句,我是爷爷最小的孙子,爷爷最宠我,从02年爷爷走后到现在,我每年里面都会梦到多次爷爷,爷爷临走前还叮嘱大哥哥和表姐以后要多照顾些我。我总是痴想若是爷爷现在还在世,我一定尽我所能让他享福!
四爷爷如今身体还很健康,清瘦,每天还踱着步子在村里上下走动串门,93岁高龄,拐棍都不用,真是让人欣慰!听他自述,19岁就开始当兵,跟着国民党和占领南京的日本人抗争。说到这里,我问南京大屠杀时,日本人有没有到我们高淳来,他说大屠杀之后,日本统治南京八年,高淳,双牌石等等,到处都有日本人的驻点,还在穆家庄和李家庄杀了两个本村的国民党人。而现今桠溪镇境内,有四个当时国民政府下的县政府秘密驻点,分别是句容,高淳,溧水,江宁。四爷爷当兵时,曾给有名的国民党人王昌华在武汉做过一年多法警,王昌华何许人也?我google找到资料:1912年5月5日出生,江苏高淳顾陇庙人(离我村4公里,49年“解放”南京时,顾陇庙村有20多个国名党人转移到台湾),国民党籍。武汉大学毕业,中央政治学校高等科第1期结业。曾任司法行政部科长,重庆实验地方法院检查官及专员,湖北武昌、四川江北等地方法院首席检查官、院长,以及武汉高等特种刑事法庭庭长,兼任武汉大学、汉口大学、中兴大学、中国文化学院教授,高等考试及法官考试审查委员。去台后递补为“国大代表”,历任“司法院”秘书、参事、主任参事、顾问,第二届大法官,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中央政策委员会委员,宪政研讨委员会委员,《世界各国宪法大全》编审委员会委员。1990年2月当选为“国民大会”第八次会议主席团主席。曾任“总统府”国策顾问,1996年6月未获续聘。1993年8月被聘为国民党第十四届中央评议委员。http://photo.blog.sina.com.cn/photo/416498dana6fce60117d4。我问四爷爷在王去台湾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跟着去,他说要走的时候,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曾爷爷去世了,因此未成行。说到台湾,想起来读初中的时候,当时一个王姓同学说他奶奶要去台湾分遗产,当年他的爷爷去了台湾,我读初中那年去世的。今天一问四爷爷,原来四爷爷和那个同学的爷爷熟识,同学的爷爷应该是叫王正汗,湾里村人,当年和顾陇庙村一行人一起去的台湾。没去成台湾直接导致了四爷爷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关押5年和文革时期被折磨的后果,具体怎么被折磨,我没勇气向四爷爷问,他说到文革只是和我笑笑,不过我父亲亲见过,他说坐老虎凳和那些手撕鬼子抗战片里面特务和日本人折磨俘虏的共产党一样!还有戴高帽游街这些自不必说。。。。。说到四爷爷当兵的历史,他说还曾给一个国军军官朱定深做过两年的警卫,朱定深何许人也?四爷爷说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我google之,果然找到黄埔军校同学录第3期同学姓名籍贯表中有〈〉朱定深〈〉渊泉〈〉25〈〉江苏〈〉江苏高淳东坝镇吕永泰油坊转〈〉。不过没有找到他的具体官位职级。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四爷爷说当年国民党内部也是各种贪污腐败,恩,就是这样。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下面顺便写一下父亲曾说给我听的一段历史
历史来到了19八9年,我二姑奶奶的小孙子也就是我那个全国优秀教师表叔的三儿子,他当时读大学,或许有人知道六*四,是的,他正是当年的亲历者之一,他在高淳帖邓的大字报,他跑到北京支援,他最后被关押3年。恩,就这样,这段历史的细节,我一定会向他求证的。
还有很多很多“我家的”历史,他们都值得记录!至于文章里面提到的一些名词,你可以上维基百科去看看,或者你可以上youtube看看别人怎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