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请将我遗忘

一个幽灵,Dota的幽灵,在身边游荡。
心中总是轰鸣着狂野乐章,
暗暗敲击队伍集结时的铿锵,
在那个世界厮杀得荡气回肠。
一次次为了正义攻克荒芜的土壤,
一次次又转而为巫妖王扩土开疆。

我深爱着这个世界,
陶醉月骑潇洒舞步后倾泻的月光,
迷恋传说哥凌波碎步后致命的一枪,
惊呼狼人月夜时率领两位人马酋长,
期待猴子神装后潮水般的幻象。。。

这是更多的是一个兄弟的世界:
有着路人中团灭对面时的大声叫爽,
有着从网吧鏖战归来时的熙熙攘攘,
有着配合反杀时候心里得意的甜香,
有着矛盾激起电话过去狂乱的骂娘。。。。

无兄弟不Dota,但这不像我的乒乓,
没有大汗淋漓之后,夏夜啤酒烤肉的欢畅,
没有游戏之后,仍然惬意躺在球场,享受午后的阳光;
没有和别人发生摩擦后的一拥而上,
没有配合之后跳起来相撞的胸膛。。。。

我突然一阵悲伤(可否有足够牛逼的肖邦?),
离开了Dota,我是否还能跃马扬枪?
一旦新的游戏替代了这片战场,
97传奇是否只烙在记忆的时光?
而我的兄弟们,他们又将在何方?

大四了,我们其实已经解放,
再也没有烦人的课堂,告别了早晨洗漱的匆忙,
应该追求心中的理想,
却总是因为Dota将自己的脚步不断搁放。

大四了,开始回想:
回想大学四年都没怎么联系过的高中同桌,绝对是最佳的升级搭档;
回想自己上铺的兄弟,其实蛮可以和他试着留在台球桌旁;
回想三哥,四年的对床,多少次因为不懂Dota,硬生生收住话腔。。。

没错啊,我总是盘算着育母的八张蛛网,
又几时能去揣测我爱人小小的思想?
我有时间去研究树林的绕法、小鸡的臂章,
又几时能像高中对考试念念不忘?
我越来越知道陈什么时候需要一只头狼,
又几时能找回自己的方向?
我越来越熟悉,召唤师恶魔巫师遗忘法师-
死灵法师暗影牧师地精工程师们的弹道走向,
可是这些大师啊,你们有没有办法聚回朋友们在我身旁?

子曰:可以共学,未可以与共道。
你们有没有朋友,不熟悉Dota的战场?
你们有没有发现,除了Dota,有时可悲的没有话讲?
平时一起谈笑风生的一帮,
一旦Dota,始终是那些熟悉的脸庞。
同学放假来玩,也仅仅是肩并肩的包夜开黑,出门面对阳光脚下踉跄,
甚至是高中聚会、初中聚会,最期盼的,仍然是酒足饭后网吧的包房。

唉,只是苦了我的对象,
她永远不理解魔兽还能有什么花样?
澄海Dota对战WOW,和三国无双,
在她眼里都是打打杀杀一片迷茫。
我还能怎么跟她解释Dota的辉煌?

深爱着Dota的我,依然是她选择的肩膀,
可是她依然费力地去欣赏情敌漂亮的衣裳,
有这样的女孩,你怎么可能不为她着想?
以后靠什么能让她成为你美丽的新娘?

我不是后悔不是抱怨,
我知道,自己无法放弃Dota的战场,
多少次想戒,结果都是死而不僵。
有人说,不打Dota,已经被这个时代遗忘。
这个时代充满了Dota的疯狂,
有没有见过,被遗忘了反而获得依然的精彩异常?

Dota,请将我遗忘,
没有那么多冠冕堂皇,
只是现在,
不会敷衍爱人的电话,只与你疯狂,
不能为了稳稳的补刀,忽视兄弟们的失望,
不再沉溺你的战场,缓慢了现实中的匆忙。。。

Dota,Dota,请将我遗忘,
虽然我还是会为你心痒,
虽然还是会因你驻足,静静欣赏,
虽然下次同学聚会还会选择你的战场,
可是除了你,我还需要征服许许多多其他的地方,
不能够分给你太多的时光。。。

就当我要死了吧,Dota,
就当我是仍在CD的骷髅王,
就当我忘了带春哥的十字章。。。
我,我,我自己给自己烧香O(∩_∩)O~,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声明此文章来自转载,出处不详,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博主,我将及时处理)